欢迎来到手机上的老虎机!网站地图  |  XML地图

84岁的钟南山致敬

更新时间:2020-06-25 20:47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备受关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他给出建议:“我总的看法,就是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但18日傍晚,84岁的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赶往武汉防疫最前线。

  从广州到武汉再到北京,连日来,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上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解读最新情况……他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关键时刻再次站出来的钟南山,又勾起人们对这位当年敢讲真话、敢涉险滩、敢啃硬骨的抗击“非典”英雄的集体回忆,更有满满的敬意。

  连日来,从广州到武汉再到北京,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上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解读最新情况……84岁的钟南山院士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钟南山院士从深圳抢救完相关病例回到广州,当天下午还在广东省卫健委开会时,便接到通知要他马上赶往武汉。当天的航班已经买不到机票了,助手匆匆帮他回家收拾东西,直接到广东省卫健委会场跟他会合后便匆匆赶往广州南高铁站,挤上了傍晚5点多钟开往武汉的高铁。春运期间高铁票紧张,临时上车的他被安顿在餐车一角。一坐定,他便马上拿出文件来研究。晚上快11点到达住处,他又简单听取了武汉方面的情况,满满当当的一天工作和行程才算结束了。

  上午开完会,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的钟南山院士又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中午来不及休息,下午开会到5点,钟南山又从武汉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到达北京,他马上赶往国家卫健委开会,回到酒店,凌晨2点来钟才睡下。

  才睡了四个来钟,早晨6点来钟,钟南山院士便起床看文件准备材料,匆匆吃完早餐,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又马上开始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又是忙到深夜。

  新型冠状病毒传播途径是什么?跟SARS有何区别?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20日晚,钟南山院士接受了白岩松采访,回应了民众的关切。

  钟南山:现在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既跟SARS不一样,也跟中东呼吸综合征不一样,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一个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现在刚刚开始,同时正在爬坡,所以跟SARS那个时候相比传染性没有那么强,毒力也还没那么大。我觉得从疾病的严重性跟传播力来说,两者还是有差别的。

  2、白岩松:1月19日,武汉市的累计确诊病例198,但累计死亡病例是3(截至20日20时)。这个数字是否意味着它对人的威胁性远远小于2003年的SARS?还是因为我们积累了打SARS那场战役有很多的经验,因此导致“3”这样一个数字不至于让大家太过担心?

  钟南山:两个因素都有。一旦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话,我们确实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治疗的措施比以前有很大进步。另外一方面,因为这个疾病是处于一个起始阶段,现在的病死率不能说明全面,恐怕还得看这个疾病的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当前这个情况并不能代表它的全貌,因为这个疾病刚刚开始,也处于一个爬坡的阶段。

  3、白岩松:这两天一下子新增病例非常非常多,是由于我们采用了新的试剂来进行判断,包括检测速度更快了、更准了,还是也跟病毒自身规律有关?

  钟南山:两个原因都有。对新的疾病,各地的试剂各方面不一样,需要一个权威的单位来进一步印证,需要拖一些时间。另外一个因素,这几天情况都有不同,在一定意义上说明,这个疾病在局部发展是比较快的。

  4、白岩松:跟SARS比较,这次集中在武汉,而且像上海、广东等地都是输入性的病例,这对防控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吗?

  钟南山:任何急性的传染病出现都不是好消息!在一定意义上从流行病学看,它不单是集中在武汉,而且集中在两个区,这两个区大概占了45%。这两个区有一个特点,有一个比较大的所谓海鲜市场。实际上并不是海鲜,而是野味,野生动物。从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学分析,它实际上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这是比较大的可能。但是现在还是出现人传人的现象,这是我们应该提高警惕的时候。

  钟南山:目前资料显示,它是肯定有人传人的。在武汉有这样的肯定证据,在广东有两个病人没去过武汉,但是家人去了武汉以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所以现在可以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

  6、白岩松:因为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对它的了解到了哪个程度?离知道它的病原还有多远?

  钟南山:现在对它的了解还是很不够。我们只能从原则上,第一,它是一个新型的冠状病毒。它引起的一些症状,跟以前SARS有些相似。第二,它的源头是什么动物,基本上还不清楚。只是从各方面的流行病学调查的话,是来自野生动物可能性比较大,比如说像竹鼠、獾这一类这些。

  7、白岩松:从医学专家的角度,包括整个医疗体系,该怎么办?普通人应该怎么防范?

  钟南山:它的传染性,现在已经存在人传人,同时医务人员也有传染,要提高警惕了。关键的几条:一个就是预防,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这个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不舒服或者感冒,应该到当地的发热门诊去看,必要的时候进行排查。不舒服的话是要戴口罩,戴口罩还是有用的,实际上并不一定非要戴N95。因为这些病毒不是单独的存在,它常常存在飞沫里。一般的外科口罩还是能够阻挡大部分的,戴口罩还是有用的。

  钟南山:因为在冬季,流感比较多,光是发烧还是不够。一个是去过武汉或者说家里边有从武汉过来的,这是一个前提。另外,自己有发烧,这个就要警惕了,必须到发烧门诊去看,同时,必要的时候做核酸检测。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钟南山院士也是拼了,先是去了武汉,昨天进京开会,今天下午又马不停蹄回到广东,参加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会上,钟南山表示,对感染者进行前端隔离,并严密跟踪密切接触者,是目前防控疫病传播的最好手段。

  钟南山强调,从目前的情况看,不管是广东一人感染两名家人的病例,还是武汉由病人感染医护人员的病例,都明确证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能够人传人的。

  由于目前还没有针对这个病毒的特效治疗手段,钟南山建议,对病人进行严格的隔离,不让他接触正常人是最有效的方法;同时,对密切接触者,要进行严密地跟踪。因为呼吸道的病毒,要求相对距离不是很远,并且都是跟着飞沫传染的;而且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有一个不断适应的过程。隔绝传染的途径,是非常关键的。

  钟南山说,据他所了解,目前,广东采取了比较有效的措施,深圳、珠海已经发现的病例,还没有听说其再传染其他人的情况。只要把隔离和监控这两点做好,“我不太相信会出现像17年前SARS那样大规模传播开来的情况!”

  无论是昨天的总台连线,还是今天下午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钟南山都主动提到了“超级传播者”,产生“超级传播者”,并引发第三波(第一波是动物传人,第二波是人传人)的传播,是他目前最为担心的。

  如何防范?钟南山直接明了地说,对于“超级传播者”,首先还是把隔离做到位,不让他产生,“你听任传播一直在发展,病原体不断适应人体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强大,就有可能产生。现在广东发现的病例是第二多的,但在隔离,避免它二次传播这一块,做得是比较好的。一旦发现就隔离,避免它二次传播,产生‘超级传播者’。”

  其次,是出现了以后能够第一时间发现,一旦发现后,做更严格的隔离和特殊的医疗处理的照护。钟南山说,以前在SARS的时候,是传染了很多人以后才知道他是“超级传播者”。现在,特别是对重症的病人我们已经有一些办法了,比如说,不断地监测这些病人的下呼吸道病毒的负荷,如果负荷一直很高,有可能他的传染性会比较高。这方面技术已经做到了,通过加强研究,早期能够发现了。

  “当然我们希望尽量不要产生,不要产生的前提是不要让它自由地扩散,这是最关键的。”钟南山说。

  对于外界有一些不太相同的看法,觉得中国大陆还在用SARS以前的思维来对待公共卫生危机,会隐瞒病情,钟南山说,中国现在是非常明确地向世界宣告,我们第一步就是公开的、透明的,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完全没有任何保留。

  武汉有段时间报告病例停留在一个比较低的阶段,最近突然增加了很多,有很多原因。钟南山介绍,这是一个新的疾病,所以它的鉴别需要“DOUBLE CHECK”,“你做了之后还要经过权威部门确认,这有一定的关系。所以现在在武汉,如果是一个发烧病人,他要经过两次检查,都是阳性的话,很快就要公布。”

  关于疫情的上报,钟南山表示,这在任何地方都是这样。只是对于武汉来说,要更加注意,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及时、如实地报告疫情。“据我所知,他们现在抓得很紧。武汉现在特别重视出去的人的检测,一旦发现有发烧病人,从政府的要求是禁止离开的。这个措施我很赞成,这样做能够很有效地控制传播。”

  这次去了武汉,钟南山一些主要收治医院的医护人员的工作非常努力,一直没怎么休息;包括广东的医护人员也是一样,春节很多人不能放假,要坚守岗位。他提醒,要特别注意对医护人员的保护,防止医院成为集中的传染地,“不光是收留病人的科室、病房,整个医院都要注意,在医院传染得越多,这个问题就越严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