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手机上的老虎机!网站地图  |  XML地图

陈飞、王东亚强迫卖淫案

更新时间:2020-12-30 07:08
 

  被告人陈飞,男,1963年8月2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河南省登封市,文化程度初中,住河南省登封市陈庄镇刘兴村六组(以上身份情况均为自报)。因本案于2006年9月6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月29日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被告人王东亚,化名张小虎,男,1980年3月20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安徽省宿州市,文化程度初中,住安徽省宿州市灵壁县大路乡大庄村一组(以上身份情况均为自报)。因本案于2006年9月6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月29日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一诉[2006]59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飞、王东亚犯强迫卖淫罪,于2007年3月29日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法不公开审理了本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黎杰翠出庭支持公诉,上述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8月至2006年9月5日间,被告人陈飞、王东亚在广州市棠下三官后街四巷13号302房的出租屋内,采用看管、胁迫等方法强迫、控制被害人樊某某、吴某某在广州市棠下一带多次进行卖淫活动,所得嫖资由被告人陈飞、王东亚收取。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被害人樊艳青、吴康露的陈述及辨认照片笔录,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报警记录》、《破案报告》,查获的记录卖淫卡片,被害人记录卖淫次数的笔记本,法医鉴定书及被告人陈飞、王东亚在公安机关的供述。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飞、王东亚以胁迫、看管等手段,多次强迫妇女卖淫,其行为共同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均已构成强迫卖淫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陈飞辩解认为:其没有强迫两被害人卖淫,是她们自愿卖淫的,其只是帮老板打工,不构成强迫卖淫罪。其辩护人张小伟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事实不清,定性不准,被害人曾因卖淫被治安拘留过,有卖淫史,其卖淫是自愿的,被告人陈飞的行为不构成强迫卖淫罪;2、在本案中,被告人陈飞是受刘老板雇请从事做饭工作,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其辩护人刘玉芳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陈飞的行为不构成强迫卖淫罪,而是构成介绍卖淫罪,且属从犯,要求对被告人陈飞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东亚辩解认为:其没有强迫被害人卖淫,其只是带被害人外出卖淫,不构成强迫卖淫罪。

  经审理查明:2006年8月13日,被告人陈飞、王东亚在广州市棠下三官后街四巷13号302房,采用看管、胁迫等方法,强迫被害人吴康露卖淫,为其牟取非法利益,后带被害人吴康露到广州市白云区棠下附近的出租屋,多次从事卖淫活动,所得嫖资由被告人陈飞管理。同年9月4日,被告人陈飞、王东亚采用上述同样方法,将被害人樊艳青控制在该出租屋内,多次带被害人樊艳青到广州市白云区棠下附近的出租屋从事卖淫活动,所得嫖资由被告人陈飞管理。同年9月6日上午9时许,公安人员根据群众举报,到该出租屋楼下,将准备带被害人樊艳青外出卖淫的被告人王东亚抓获,后在该出租屋内将看管被害人吴康露的被告人陈飞抓获,并解救出被害人樊艳青、吴康露。

  以上事实,有下列由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经控辩双方质证,本院予以采信的证据证实:

  1、被害人吴康露的陈述及辨认照片笔录证实:2006年8月8日,我到广州市上下九新五羊酒店见工,一自称经理的人叫我做公关小姐,但我不肯。直到傍晚,那名经理带我到富力半岛对面一条村吃饭。饭后,因下大雨,那名经理在附近开了一间房,他将我强奸了。第二天开始,那名经理就带我到多个夜总会,但我都不肯做夜总会公关小姐。8月12日晚,那名经理带我到三元里大道壹心宾馆内与两名胖子接头,其中一个胖男子打了一个电话,接着,一名胖男子(经辨认照片确认是被告人陈飞)和一名瘦男子(经辨认照片确认是被告人王东亚)就出现了,他们把我带到棠下三官后街四巷13号302房,陈飞对我说,他用6000元将我买回,要我帮他卖淫赚钱,并威胁我不让我逃跑,还让王东亚负责看着我。从8月13日开始,王东亚就带我出去接客卖淫。期间,他们两人整天将我关在房间内,看管着我,不让我上街,连饭都是他们买回来的,如果我不肯帮他们卖淫,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并威胁我说,他们已经将我卖淫时的情形照了相片,如果不按他们的意思做,他们就将照片寄回我老家,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如果我不听话,就将我转卖给另一个场,一直做到我死。陈飞在房间负责接听电话,王东亚负责看管我,陈飞接到生意后,王东亚负责带着我到卖淫的地方,我在房间接客,而王东亚就在房间门口等。完事后,他就带我回出租屋,他把我卖淫所得的钱交给陈飞,而我就在房间等下一个嫖客。他们要我一天接8个嫖客,如果完成不了,就打我。我从8月13日被他们强迫卖淫到9月6日被解救出来,我每天都在我的笔记本内记录我当天接客的数目。9月3日晚,陈飞和王东亚带了一个叫小红的女子(经吴康露指认,小红就是樊艳青)回来,用同样的手法强迫她卖淫。他们一般带我到棠下南街一带卖淫,每次40元,我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嫖资,这些钱全部交给陈飞。9月5日,我一天就被强迫卖淫11次,而樊艳青就被强迫卖淫15次。9月6日上午9时许,王东亚带樊艳青出去,大约过了15分钟,有人敲门,陈飞便冲进来叫我别吭声,后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门,警察冲进来将陈飞抓住,并救我出来。

 网站地图